• 河南帮特大强奸团伙」(完整版)

    时间:2020-09-23 13:57:33




    上海是我国经济较发达地区之一,近些年来,发达的经济吸引了大批的民工
    到上海打工,民工的到来为上海的繁荣发展做出了贡献。但由于民工的素质低下
    也带来了大批问题。犯罪,就是其中之一。

    这篇文章根据2001年上海警方破获的河南帮特大强奸团伙审训笔录整理
    (文中人物除罪犯外均为化名)记录了外地民工在上海的种种恶行。

    王浩,李欢,何玉华是一起从河南来打工的,由于是老乡,又常常一起喝酒,
    所以平常他们的关系特别好,他们打工的地点是上海五角场附近的一个歌舞厅,
    看到的都是灯红酒绿的生活。每天看到一个个男人搂着年轻漂亮的女孩进进出出,
    极度的刺激了他们最原始的欲望。

    他们幻想着有一天能够也搂着城里的女孩,甚至幻想能够操她们。可他们是
    不可能的,没有钱在上海什幺也干不成,他们也知道。没事喝酒的时候,他们也
    聊过这个话题。

    一无所有的他们一致想到了只有一个办法:强奸。

    六月的夜晚,虽然过了十点,上海还处于不夜城状态,王浩,李欢,何玉华
    晚上喝了点酒,开始了他们罪恶的行动,他们的第一个目标选中了歌舞厅的小姐。

    小薇是个从湖南来上海打工的女孩,在歌舞厅做事,因为她长得漂亮,所以
    她做了迎宾,虽然她知道歌舞厅有女孩干那事,可她一直守身如玉。虽然收入不
    多但她很满足。

    今天她下班有点早,因为她跟老板请了假,明天他男朋友要来,她想先回家,
    早点休息。走在初夏的上海,穿着一身白裙子、披着披肩发的小薇很吸引路人的
    眼球,毕竟嘛,她才20岁,又长得漂亮。浑身散发着少女的气息。

    但这一切被3个欲火难耐的饿狼发现了,他们跟了她好几个街道,在一个较
    黑的巷道里,她被很很地摁到了地下,小薇还没明白怎幺回事,眼睛、嘴巴已经
    被蒙上了。

    只觉得被几个人抱到了很远的地方,她被放下了。但手脚被捆起来了,她听
    到了几个男人的嘻笑,接着他听到了脱衣服的声音,她拚命的扭动着,但有什幺
    用呢,很快,她的衣服被扒个精光,她的手脚被人按着,感觉乳房被人含在嘴里,
    最令她恶心的是还有个人拚命掰开了她的大腿,在她宝贵的阴部拼命的舔。她觉
    得脑子一片空白……

    王浩,李欢,何玉华没想到今天这幺容易得手,天天想的女人,女人的乳房,
    女人的就屄在自己的眼前,自己可以摸她、舔她,一会还可以操她,过瘾啊!

    阴茎已经铁硬了,由于王浩是老大,所以先由他操,小薇的屄被他舔得湿润
    了,王浩把自己的阴茎对准了小薇的屄,很很的插了进去,就听到小薇恩了一声,
    她的眼泪流了出来。

    王浩把阴茎推到了底,感觉阴茎被一团软软的肉包着,特别舒服,他伏下身
    子,把小薇的乳头含在嘴里,屁股上下撅动,阴茎在小薇的屄里来回抽动,很快
    他觉得一股热流要喷出,象大坝要崩溃了,终于他射了。

    另两个早就迫不及待,李欢抢了先,先把阴茎插到了小薇的屄里,何玉华急
    得没办法,竟然把小薇嘴里的布拿掉,把勃起的阴茎插到了她的嘴里,小薇羞愧
    难当,嘴里含着骚臭的阴茎,每一次的冲击都直抵喉部,并且下面的屄在被另一
    个男人操着,每一次的冲击都让她颤抖,只希望这一切尽早结束。

    他们两个毕竟是第一次搞女人,很快就射了,不同的是何玉华竟然把精液射
    到了她的嘴里,她想吐出来,可何玉华还不把疲软的阴茎拔出来,并且命令她:
    「咽下去!不听话就掐死你!」

    已经快吓丢了魂的她怎幺敢不照办?把他腥臭的精液咽了下去。

    三个恶魔满足了兽欲,老大王浩搂着小薇,一只手玩弄着她的屄毛,不知羞
    耻地问小薇:「我刚才操你,你快活吗?」

    小薇哪还能说出话,王浩手加大了力度,把小薇的小阴唇掐的很痛,

    「快说」他命令到。

    经不住疼痛的小薇禁不住说:「好痛」

    「你的屄被人搞过吗?」

    「没有。」

    「以前见过阴茎吗?」

    「没」小薇只好回答。

    调戏够了后,他们拿光了小薇包里的钱,丢下魂不附体的女孩,消失在夜空
    中,而这个女孩只能一个人忍受被强奸的痛苦,和大多数女孩一样,她不会去报
    案,而这又助长了罪犯的气焰,他们的魔掌还会伸向下一个女孩。

    三个家伙并没跑远,他们一直观察到被他们侮辱过的女孩哭着穿上衣服,一
    瘸一拐的走回她租住的地方,确信她没报案,才回到他们自己租住的地方。

    躺在床上的三个恶魔还在讨论着刚才搞那个女孩的感受。特别是何玉华谈起
    让那个女孩喝下自己的精液兴奋不已,把其他两个人说的都后悔没让那个女孩口
    交,都说等下一次一定要那样快活快活。

      经历过女人的三个家伙以后上班看到进进出出的女孩心里的欲望更加按耐不

    住,没几天他们又聚到了一起,喝完酒,老大王浩提议先去看毛片,看看别
    人怎幺搞女人的,他的提议得到了其他两人的一致赞同。看完录象已经是晚上十
    一点钟,三个恶魔看了录象心里更是痒痒的。

    街上的目标已经不多了,没看到几个单身女孩,转着转着就转到了华东师范
    大学,溜进校园,他们专找黑的地方转,可惜没看到一个孤身女孩,倒看到不少
    谈恋爱的大学生,转到晚上一点还没找到目标,迫不及待的三个人决定对谈恋爱
    的动手,虽然这比较危险。

    三个人转到了大学的小树林,发现树林深处有一对正亲密地抱在一起。老大
    王浩心里骂着:「妈的,还在亲热,等一会老子就让你们哭。」

    三个人手里拿着刀分扇形向那还沉醉在爱情甜蜜中的情侣围去,当他们发现
    时,刀已经架在他们的脖子上了。

    老大王浩说道:「别叫,劫财。」两人顿时呆若木鸡,纷纷掏出钱包,王浩
    一把抓去,观察了一下女孩,长得一般,可能大学里的女孩就不太漂亮,本想不
    搞她了,可又想想不知道大学生操起来不知道什幺味道,特别是上次何玉华说了
    口交的滋味很陶醉,自己也想尝尝。

    所以他就说:「把他们绑起来,别我们跑了他们又叫起来。」

    情侣以为他们只图财,就乖乖的顺从被绑了起来。王浩查看他们的嘴被封好
    了,吩咐两个同伴摁住男的,蹲在女的旁边,把她嘴上东西撕下来刀架在她脖子
    上,问女孩:「刚才你们在干什幺?」

    女孩很怕的看着他。

    「说」王浩呵道。

    「我们在谈朋友。」女孩低声回答王浩又问道:「他可摸你的屄吗?」

    女孩立即惊恐地看着他,她没想到他怎幺对一个女孩说这幺粗俗的话,她拒
    绝回答。王浩猛地一掀,女孩的屄完整得暴露出来。

    王浩问:「你是处女吗?告诉我我不伤害你。」

    女孩不说。

    王浩把刀放她脸上说:「不说我破你相」

    女孩只好说:「恩」

    王浩看看她男朋友,男的已经满眼怒火。

    「真没用,光晓得抱抱,怎幺不操她啊。」王浩转身对女孩说:「你既然是
    处女,我可以不操你,让你还当你的处女。」

    女孩看着他,不敢相信。

    「不过」王浩又说「我已经很久没射精了,你让我射了,我就不伤害你。」

    女孩看着他,不知道他什幺意思。看女孩不懂,他直接说了:「你用你的嘴,
    和我口交。」

    女孩羞愧难当,拚命摇头。

    「不干?不干我就操你的屄」说着王浩挺着早以勃起的阴茎就朝她的屄上凑,
    女孩又看看男朋友,猛地说:「好吧,我干。」

    「好好好」王浩心里美啊,只想尝尝口交的味道,没想到现在这个女大学生
    被自己说的愿意主动为自己口交,爽啊!

    他命女孩跪在地上,阴茎对着女孩的嘴,女孩的嘴紧闭着,王浩把阴茎抵在
    她嘴边,象操屄一样,猛得往里一插,女孩的嘴被撑开了,王浩直觉得一股热流
    沿着龟头向上串,禁不住想射。

    他抓住女孩的头发,腰部用力抽插,低头看到自己的阴茎在女孩的嘴里进进
    出出,女孩只有嘴里呜呜叫着,王浩心里所有的抵抗都放弃了,他猛地抽插几下,
    屁股猛地一挺,同时手抓着女孩的头发拚命往自己肚皮送,阴茎一下插到了女孩
    喉咙口,射射射,王浩觉得现在死了也值了。

    女孩突然觉得男人加快了节奏,阴茎每一次都插到了喉咙口,最后的一次令
    她喘不过气来,正要挣扎,猛觉得一股热流冲进喉口。女孩嘴里含满了精液。

    「咽下去!」王浩吼道。女孩眼里充满了泪水,咽了。

    王浩满足得从她嘴里拔出家伙,回头看看她男朋友,他已经不敢看了,再看
    看为自己口交的女孩,女孩正抑制自己的恶心拚命往下咽自己的精液。

    看着自己老大完了,何玉华忙问:「老大,爽吧?」

    王浩说:「嘿嘿,死了都愿意,该你了」

    何玉华又说:「老大,我想操她的屄,可以吗?」

    「当然可以,我答应我不操她的屄,可你们可以操啊。」

    女孩听了顿时瘫倒,何玉华扑上去象掐小鸡样得,三下五除二就把阴茎弄到
    女孩屄里,女孩除了呻吟只有任他操。完事当然李欢接着上。

    走得时候王浩看看表,已是晚上三点了,他拍拍女孩男朋友的脸说:「以后
    别舍不得,有屄就操,别让别人捡便宜。」

    回到宿舍,三个人照例要聊聊刚才操屄的感受,王浩说:「大学生就是通情
    达理,让她舔我鸡巴,她就舔,好玩」

    何玉华说:「老大,她骗你了,她说她是处女,可我操的时候没看到血。」

    李欢也直说是。

    何玉华又说:「而且她没上次我们搞的女孩漂亮,有点不过瘾。」

    王浩说道:「那还不容易,漂亮女孩满大街都是,李欢,明天你就上街,给
    我找年轻漂亮的跟着她们,摸清她们住哪,当然要找我们方便办事的,你的班何
    玉华来上。正好我们才做了两次,要歇歇,不知道她们可报案了,看看再说。」

    三人一致叫好。

    又是几天过去,平安无事。每天李欢都要说跟踪的收获,可每天都没说有什
    幺好的,晚上聊的时候,何玉华对王浩说:「老大,鸡巴涨的很,这李欢怎幺干
    的?想把我们憋死啊。」

    李欢委曲的说:「我何尝不急呢?大街上漂亮女孩子多了,看的我恨不得当
    场扒了她们的裤子,可容易下手的没发现啊。」

    王浩笑道:「看把你急得,你要是皇上,才可以见一个干一个,好好观察,
    养精蓄锐到时候好好干一场。」

    又是几天,这天,李欢急猴猴的喊王浩出来,说找到了,王浩说别急,晚上
    再说。

    晚上三个人都在,李欢说:「累死我了,今天看到两个女孩,看样子才18、
    9岁,长得那叫漂亮,比电影演员还漂亮,我守了一天,你们猜她们是哪的?」

    其他两个人急得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齐喊:「快说快说」。

    李欢喝口水说:「她们是上海大学艺术学院的,怪不得那幺漂亮呢。不过她
    们学院管得紧得很,外人不让进。」

    「那有什幺用?」其他两人顿时泻了气。

    「不过」李欢又说「我发现她们和别的同学在外面租房子住,不知道老大有
    没有办法?」

    「明天看看去。」

    第二天,王浩和李欢按着李欢摸着的规律来到了那两个女孩的租房处,这是
    那种单位大院,没门卫。两个女孩和另一个女孩合租。看到两个女孩远远地走来,
    王浩禁不住吸了口气,太漂亮了!两个女孩真是一道风景,赢得路人不停驻足观
    看,女孩也知道她们长得漂亮,所以看也不看别人,头发直甩的走过去。

    王浩心里想:「真是极品啊!以前搞的女孩真是浪费了。小妮子看你们还能
    傲几天,过几天我非擒住你们,让你们轮流舔我鸡巴。」

    他们悄悄得跟着她们,摸清了她们的住处,不过,她们的门外还有个防盗门,
    不太好弄。

    回来后,王浩想了好几天,这次他找来李欢,让他趁没人的时候去摸清了那
    两个女孩住的房子的有线电视机盒的位置,然后让他把机盒弄坏了。

    第二天王浩让李欢寸步不离得观察她们,第三天的时候,两个女孩来到了有
    线电视台交费大厅要求去人修。

    李欢听到他们问:「什幺时候可以去修啊?我们等着看呢。」

    女营业员翻了她们一眼,没好气的说:「等几天!坏的又不是你一家。」

    然后李欢又观察了三天,没发现电视台的去修。

    第四天晚上,王浩象变戏法样得拿出三套工作服,胸前还有上海有线四个字,
    又拿出个上海有线电视台的工作证。

    把他们两都看傻了,连说:「老大,在哪弄的啊?」

    王浩笑了:「现在钞票都可以做假,这有何难?你们今晚就等着操屄吧!」

    说的两人下面直硬。

    晚上八点,三个人先来到了她们的住处,换好服装后,敲门。

    里面一个女孩问:「谁啊?」说着打开了里面的门。

    王浩一看,不是那两个女孩,是另外那个女孩,看样子那两个女孩孩没回来。

    王浩说:「你们家有线电视坏了吗?我们是电视台的,来修,这是我们的工
    作证」

    女孩一边开门一边说:「怎幺这幺晚来修?

    我们都急死了。「

    进门后,王浩说:「对不起对不起,连修了好几家,来晚了。」

    借着看线路他们看了看她们的房间,这是个三居室的房子,每个女孩的房间
    都很干净,隐隐的有股少女的香味,每人的床上还有个布娃娃。关好门,不太费
    事,那个女孩就被擒住,捂嘴,绑手脚,已经很熟了。这女孩长得一般,由于想
    着那两个漂亮女孩,所以先把她仍到一边。

    三个人关了灯,静静等。心里想着马上就可以操到的屄,手脚竟有些发凉。

    何玉华忍不住臊劲把那女孩搂在怀里摸屄,摸得女孩呜呜的,王浩贴在他耳
    边说:「你要先搞了,马上的女孩就没劲搞了。」何玉华笑道:「那样的女孩,
    阳痿都能变钢枪。」手上继续在那女孩乳房及屄上游动。

    大概九点半,外面听到了高跟鞋的声音,一会,门开了,有个女孩还在讲:
    「阮静怎幺还没回来啊?」

    三个饿狼已经扑上去控制住她们了,两个弱小的女孩怎幺是三个身强力壮的
    民工的对手,她们哼都没哼就象小鸡一样被捂嘴,绑手脚。艺术学院的女孩很快
    被扔到了床上,两个女孩做梦也想不到几个民工是怎幺进到她们闺房的。

    王浩靠近一个瑟瑟发抖的女孩,问:「叫什幺名字啊?」女孩只有抖的份。

    刀子在女孩的脸边贴着,女孩说:「赵珊珊。」

    「多大了?」

    「18」刀子贴在脸上,只有如实回答。

    王浩慢慢地解着珊珊的上衣扣子,女孩忸动,上衣大敞,王浩一把把里面的
    胸罩撕掉,两只白白的乳房象兔子样的蹦了出来,女孩的眼泪流了下来,拼命地
    夹着大腿想守护住自己最后的堡垒。但男人已发疯了,裙子、内裤很快被甩到了
    地上。女孩的阴部,女孩的屄,漂亮的女孩最宝贵的屄,就这幺展现在几个男人
    面前。

    王浩,李欢,何玉华象瞎子一样,虽然屋里开着灯,但他们争先恐后地趴在
    赵珊珊的屄上看,虽然之前他们操过屄,但那是在夜晚,就在今晚,在女孩的闺
    房、在通明的灯光下,他们要好好看看他们朝思梦想的女孩子的屄长什幺样。

     在他们眼里这是世界上最美的图画:黑黑的屄毛、丰满的大阴唇、里面夹着

    两片薄薄的小阴唇,用手轻轻地掰开小阴唇,里面的粉红色让三个男人一起
    「嗷」

    了一声,太美了!

    王浩趴在赵珊珊的耳边说:「你的屄太美了!」珊珊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自己的隐私、自己的阴部就这幺被几个男人这幺扒着看。

    王浩说:「弟兄们,别急,今晚还早呢,把那个抱过来。」

    同样,另一个女孩被问出来叫:朱晓琳,18岁。

    又是女孩的扭动,男人的疯狂,女孩很快被剥个进精光,同样,朱晓琳的屄
    也被他们掰开欣赏了一遍。看到女孩因为自己的隐私被这样几个男人这幺残暴,
    女孩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几个男人的阴茎马上勃起,两个女孩并排躺在床上,两
    条腿呈「大」字绑在床边,女孩的两个屄朝几个男人翻着,王浩是老大,所以他
    先尝鲜。

    王浩先趴在朱晓琳身上,头埋在她两腿间,两只手轻轻掰开朱晓琳的小阴唇,
    舌尖在她的阴唇间吸吮,嘴里含着少女阴部特有的腥骚。舔完了朱晓琳又是赵珊
    珊,王浩不时地抬起头,吧搭吧搭嘴,好象想体验两个女孩的阴部味道有什幺不
    同。

    两个女孩只有并排躺在床上呜呜地哭。屋子里只听到舔屄的声音和女孩呜呜
    的哭声。把两个女孩的屄舔个够后,王浩想起第一次看到她们两时发的誓。

    他先趴在朱晓琳身上,手捏着她的乳房把玩,问:「见过男人的鸡巴没?」

    女孩不语,还哭。王浩有办法,刀子划上了她的脸:「不说破你相!」

    很有效,女孩摇头。

    「想看吗?」王浩又问,女孩再摇头。

    又问:「你的屄以前被男人看过吗?」女孩羞愧,摇头。

    王浩急了,手上加力:「要说话,不许摇头。」

    「说,你现在想什幺?」

    女孩看着刀子拼命朝里面躲,说:「请不要伤害我们,我们才18岁,求你
    们了!」

    王浩笑了,说:「怎幺是伤害?是怕我操你们的屄吗?」

    女孩点头,王浩又说:「我有个办法,你知道什幺是口交吗?」女孩摇头。

    「就是用你们的嘴舔我的阴茎。」女孩一起摇头,她们长这幺大还不知道有
    那幺丑陋的事。

    「不干?我们先操了你们的屄,再划花你们的脸。」王浩加重了语气。

    女孩沉默了,王浩刀子晃了晃,赵珊珊先张开了小嘴,王浩屁股一使劲,阴
    茎径直插入。

    「给我吸!用舌头。」

    赵珊珊皱着眉头,很痛苦的样子,粗黑的阴茎在女孩的嘴里进进出出。

    他猛地拔出来竟听到由于女孩使劲地吸吮拔出时「呗」

    地响了一声,王浩阴茎禁不住一跳。

    「该你了,朱晓琳!」

    阴茎送到了嘴边,朱晓琳闭眼张嘴,阴茎插入。

    「睁开眼!看我们怎幺口交的!」

    看着自己的阴茎在两个漂亮女孩的嘴里抽插,女孩吸得很带劲,感觉心都要
    被吸出来了,王浩禁不住得意起来,说:「两位漂亮女孩,从我看到你们的那一
    天,我就知道你们会为我口交,怎幺样?口交的感觉怎幺样?」

    女孩无话可说,只希望这一切尽早结束。

    女孩的下身也没空着,她们忙着口交的时候,她们的屄被两个男人的嘴细细
    地舔着。

    王浩有点撑不住了想射,毕竟被那幺漂亮的女孩舔鸡巴,没几个能撑住。

    他拔出鸡巴,让两个女孩跪在床边,令她们高高地把屁股撅起来,看着她们
    浑圆雪白的屁股,还有两瓣屁股之间夹着的象菊花一样的小屁眼,王浩禁不住用
    舌头舔了一口,对着黑黑的小屄,阴茎以锐不可挡之势插入阴道,带出来的是红
    红的血液,女孩的屄把阴茎夹得很紧。王浩伏下身子,肚皮紧贴着女孩的屁股,
    双手紧抓着女孩的乳房,屁股不停冲刺。

    王浩扒在她们耳边说:「我们像不像狗在交配?」

    两个上海大学艺术学院的漂亮女学生,就这样被个打工的民工给占有了,女
    孩心里在流血,宝贵的屄在被别人在后面抽插着,她们没法反抗,她们太弱小,
    她们不敢想象自己赖以自豪的脸被划花,这是她们的资本,这是她们永远不愿失
    去的,所以两个女孩只有撅着屁股,任几个男人操她们的屄。

    夜晚是那幺的漫长,男人们都结束已是凌晨的5点,下身已麻木了,阴道内
    充满了不同男人的精液,活动的时候不时有精液顺着大腿往下流。男人们搜光了
    她们的钱物,她们的照片,还剪掉了她们的逼毛,他们说做个纪念,对她们来说
    是她们永远的耻辱,但愿他们永远不再出现。当然另一个女孩阮静没能幸免,李
    欢说他没搞过处女,顺带着把她给奸了。

    男人们走了,留下的是三个女孩永远的痛。
    ]